文物修复师马宇:怀敬畏之心 让秦俑重现千年风采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网络文化 >

文物修复师马宇:怀敬畏之心 让秦俑重现千年风采

点击:98406
  

  编前语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大型主题宣传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开展,中央新闻网站、地方重点新闻网站及主要商业网站共同参与。活动旨在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通过采访报道基层工匠典型,弘扬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在全网全社会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

残片是大部分秦俑修复前的状态。张旭 摄
残片是大部分秦俑修复前的状态。张旭 摄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文物修复师马宇:怀敬畏之心 让秦俑重现千年风采

  中新网客户端西安9月18日电(张旭)秦始皇兵马俑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实际上,秦始皇帝陵的兵马俑在出土时,并不像现在人们所看到的那样气势恢宏,多呈倒伏状,甚至只有残片散落在地面。

  47岁的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物修复师马宇,27年来一直致力于让这些历史瑰宝以完整的形态,呈现在世人面前。“每一件文物都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财富,因此,对待文物必须时刻保持一颗敬畏之心,这是我从进入文物修复师这个行业一直保持的初心。”

  敬畏文物

  马宇的父亲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开馆以来,就一直在这里从事雕塑工作,这让马宇从小与兵马俑结缘。他13岁时一次路过兵马俑一号坑,抬头偶然看到父亲创作的那组浮雕,年少的马宇第一次对古老的兵马俑产生了强大的好奇心。

  大学毕业后,马宇从事的是室内设计工作,但从父亲同事那里得知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在招聘文物修复师后,儿时的梦想又发芽了。

马宇讲述文物修复中的故事。张旭 摄
马宇讲述文物修复中的故事。张旭 摄

  1992年,马宇回到父亲曾工作过的地方。凭借着扎实的绘画功底和从小来自父亲的耳濡目染,马宇脱颖而出。不久,中国和意大利联合举办了第一批文物保护修复培训班,通过推荐和考试,马宇成为来自全国各地20名学员中的一员。

  三年的培训中,马宇学习到了陶瓷、青铜、铁器等不同质地材料文物的修复方法,在实践中摸索出了毫厘之间的差异,这为他之后的修复工作奠定了基础。“这次培训其实是意大利对中国文物保护修复事业的一次援助。”马宇说。

  他至今仍记得自己在培训班的实践课老师名叫碧娜,是一位金发碧眼的意大利女士。有一天,陶片滚落的声音在课堂上响起,一位同学不小心踢倒了一片陶片,碧娜老师发飙了,她严厉斥责了这名同学:“文物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任何一次大意和失误都可能带来不可逆的严重后果,我们必须懂得敬畏文物。”

  “敬畏文物”——成为影响马宇一生的信念,“文物是不可再生的,如果你把它破坏了就不可能把它复原回来,我们要凭自己的良心把这件事情做好,这是一个文物保护修复人员最应该具备的一种素质。”

  让秦俑重现往昔风采

  马宇对记者表示,深埋地下数千年之后,秦始皇帝陵的兵马俑大部分陶片和地下环境已经融为一体,突然出土,会给兵马俑的存身环境带来了巨大变化,为避免环境变化对文物造成二次损害,修复工作必须在坑内原始的自然环境下进行。

  马宇记得,最初加入兵马俑修复团队时,工作环境十分艰苦,一边是敞开式的深坑,一边是用玻璃围成的工作间,他在这两个地方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忙碌了十多年。每当夏季来临,覆盖着大棚的兵马俑坑就成了大蒸笼,坑内的温度甚至会达到40摄氏度以上,“但难的不是燥热的环境,而是要在这样的环境中持续保持冷静”。

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展出的石铠甲。张旭 摄
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展出的石铠甲。张旭 摄

  在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有一件国宝级文物,一件秦代陶俑所披挂的石制铠甲。这件石铠甲由612片青灰色石片组成,但最初出土时却只是一堆零散的石片,马宇用了一年时间将它修复完成,这也是秦始皇帝陵石铠甲坑修复完成的第一件完整的石铠甲。

  最初拿到这些石甲片时,马宇曾感觉到这次修复难度极大,因为这六百多片甲片形状各异,有长方形、正方形、舌形、直角梯形、椭圆形,还有异形甲片。一番准备之后,马宇为甲片一个个编号,想象、论证它原本应有的模样,在一次次尝试、重组之后,他最终将这副石铠甲一片片重新缀起。

  “修复石铠甲花了很多工夫,学了很多东西,做了很多准备,比方说甲片之间的每一根铜丝都是我自己去市场买回来,一根根连缀起来的。”

  后来,上级批示将这件石铠甲以立体方式展出。修复后的石铠甲被披在一个兵马俑身上,大秦王朝战士英武威风的形象由此浮现在世人眼前。

  文物修复是与古人“对话”

  在马宇27年的从业经历中,他除了承担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工作之外,还参与过西藏布达拉宫的壁画,河南洛阳山陕会馆琉璃,汉中33件青铜器、陶器、铁器以及河南三门峡虢国博物馆4件青铜器等文物的保护修复项目,累计修复文物约200件。

  2014年,他在一次清理陶片时,意外发现陶片背后留有一枚指纹,他猜测这应该是2000多年前的工匠在制作兵马俑时留下的。随后,更多的指纹被发现,这让马宇兴奋不已。

  看到这些指纹时,他觉得自己跨越了2000年的时光长廊,与古人进行了一次对话,“你会看到他们干活时聚精会神的样子,看到他们遇到难题时埋头思索的样子,甚至可以看到他们完成一件艺术品之后的会心一笑。”

  带着这样的想象与敬畏,马宇在修复文物时,每进行一道工序,都会详细地写下工作记录,为每一件文物建立档案,手绘文物病变图,“这些数据和图画可以留作更深层的研究,也承载着我对每件文物的珍爱以及对古代工匠们的敬重”。

马宇展示保存的文物修复手绘图。张旭 摄
马宇展示保存的文物修复手绘图。张旭 摄

  马宇说,只有细致绘画才能对文物有着更深刻的认识,他会尽量把修复档案做得完整一些,把得到的信息一一记录下来,这是对古代先辈们负责。

  现在,秦始皇兵马俑身上仍有许多未解之谜,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新的技术和材料也将陆续产生,“埋藏在兵马俑身上的这些秘密,我们这一代人解不开,后人也许会解开,这些文物档案,将是我们留给后人最宝贵的财富”。(完)

顶一下
(91520)
踩一下
(85287)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